新老“四大件”都有啥、说明啥? | 礼赞70年

2020-06-30 首页

[圖片]

  上世紀80年代初,電視機在[中國 的英 文:China]農村還是個稀罕的東西,一台黑白電視能引來眾多的鄰居[一起 的拚音:yī qǐ]觀看。

[圖片]

  2018年10月27日,西藏白朗縣噶東鎮[中心 的英 文:center]小學四年級三班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們通過遠程[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平台上課。(資料圖片)

 從1949年[中華 的拚音:zhōng huá]人民共和國[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到1956年基本完成社會主義改造、建立社會主義基本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相繼實現了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舊社會到建立民族獨立、人民當家作主的新社會,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兩個[曆史 的英 文:History]轉變■历史免税港口■。

經過七年的努力,全國糧食產量逐年有所增長,農田水利[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穩步推進,有[計劃 的拚音:jì huà]的工業建設進展順利〖历史光仪〗。但此時的中國,6。28億總人口中,農業人口5。36億;國內生產總值僅1028億元,工業總產值隻有642億元,生產力發展水平還很落後。發揮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加快[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社會發展,讓國家富強、人民富裕,是中國共產黨和全國人民共同的迫切願望。

[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一個貧窮落後、人口眾多的國家怎樣建設社會主義,是一個非常困難和複雜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新中國正走著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路,不能憑主觀想象,也不能照抄照搬別國的模式,[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從中國國情、實際出發,探索實踐。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全國政協禮堂舉行,這是黨在全國執政後召開的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全國代表大會。大會總結七大以來的經驗,分析國內外形勢,經過充分交流[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共識:“[我們 的拚音:wǒ men]國內的[主要 的英 文:main]矛盾,[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是人民對於建立先進的工業國的要求同落後的農業國的現實之間的矛盾,已經是人民對於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 的拚音:mǎn zú]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

這一矛盾,實質上是先進的社會主義製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中國共產黨和全國人民的主要任務,就是集中力量來[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這個矛盾,把中國盡快從落後農業國變為先進工業國。

1958年3月11日,上海宏音無線電器材廠工程師張元震領導的試製小組,與有關單位協作,試製[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國內第一台晶體管收音機。

4個月後,試製小組試製成功第一台晶體管汽車收音機,安裝在上海第一輛國產轎車——鳳凰牌轎車內。4年後,第一台[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采用國產元器件的美多牌28A型便攜式中短波晶體管收音機研製成功,第一條晶體管收音機生產流水線也建立起來。

美多牌28A收音機樣式美觀,體積小、[重量 的拚音:zhòng liàng]輕、壽命長、耗電少,[上市 的拚音:shàng shì]後立即引起轟動。之後[不久 的英 文:shortly],周恩來總理在出國[訪問 的拚音:fǎng wèn]時,將其作為國禮。

自行車、縫紉機、手表、收音機,這“三轉一響”,是上世紀50至70年代[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家庭 的英 文:family]渴望擁有的“四大件”。當時北京王府井大街一個特色景觀,就是很多人到百貨大樓排長隊購買“四大件”。

上海無線電[博物館 的英 文:Museum]藏品與學術部主任楊衛列說,1962年[自己 的拚音:zì jǐ]父親結婚時,花了160元買了一台美多28A。這台收音機陪伴他從童年到高中[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

1978年,在“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指導下,黨和國家[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改革開放啟動,從農村[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向城市逐步推進,總結試點經驗,逐漸推廣。

1981年,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肯定了三中全會以來逐步確立的適合我國情況的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正確道路,明確了繼續前進的方向。“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黨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中製定各項路線方針政策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依據。黨的十二大把這個社會主要矛盾寫入黨章總綱。

改革開放後,彩電、冰箱、洗衣機、錄音機取代“三轉一響”,成為新“四大件”。

“牡丹雖好,還要[愛 的英 文:love][喜歡 的英 文:enjoy]。”一句經典廣告詞讓往日氣息撲麵而來。上世紀80年代初,北京電視機廠通過引進彩電生產線,生產出牡丹牌彩色電視機。一上市便迅速成為熱銷[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彩電剛下線,門口就有車隊排著等貨。

經過改革開放30多年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老“四大件”早已成為曆史。生產技術不斷發展,商品供應極大豐富,人民生活水平持續提升,消費結構不斷升級,更多智能化家電進入百姓家庭。智能高清電視、智能空調、烘幹一體洗衣機、掃地[機器人 的英 文:Robot]、淨水器、自動炒菜機等,“四十大件”也說不完中國人的個性化需求。

據統計,新中國成立初到2018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從119元增加到64644元,城鎮和農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從不足100元、50元增加到39251元、14617元。社會生產力持續發展,長期以來的短缺和供給不足狀況[發生 的拚音:fasheng]根本改變,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 的英 文:world]前列。

在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的同時,人民對美好生活有了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麵的需要,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 的拚音:fú wù]、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

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中國社會主要矛盾作出新概括:“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們要在繼續推動發展的基礎上,著力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大力 的英 文:vigorously]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更好滿足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方麵日益增長的需要,更好推動人的全麵發展、社會全麵進步。”

楊燕是名校[成都 的英 文:Chengdu]七中的一名年輕語文[老師 的英 文:teacher],上課時她需要佩戴麥克風,使用投影儀。聽課的學生,除了教室裏的幾十位,還有很多來自陌生的“遠端”。

成都七中的網絡直播覆蓋四川、雲南、貴州等地200多所[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的1000多個班級,每天有近8萬名學生與該校學生異地同堂上課。與擁有優質教育資源的成都七中相比,[這些 的英 文:These]學校大多地處貧困地區,教育資源和教學水平極其有限,有的甚至“一個縣考不上一個本科生”。

雲南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曾是國家級貧困縣,祿勸一中是收看成都七中網絡直播的學校之一。這裏的[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學生[父母 的拚音:fù mǔ]在外地務工,有的學生回家“要走上一個多小時蜿蜒山路”,家裏到處是“積滿灰塵的化肥袋子”。雖然兩個地域、兩所學校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異,但通過網絡,更多人[可以 的拚音: kě yǐ]共享優質教育資源。

不平衡,是相對的,領域、城鄉、[區域 的拚音:qū yù]、群體之間存在不平衡。不充分,則是發展不足,發展任務仍然很重。“不怨天,不尤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這是中國傳統文化給予中國人的智慧與品格。

中國麵對“不平衡不充分”,始終堅持“眼睛向內”,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以自我革命精神破解發展難題。

70年,千磨萬擊還堅勁。堅持做好自己的事,通過改革開放發展壯大自己,是中國戰[勝 的英 文:win]各種艱難險阻的成功經驗。走好自己的路,走向民族複興,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信念和決心,堅如磐石。(中國紀檢監察報 [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瞿芃)


返回顶部
最新历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