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集团总裁出席发布会:我们是被冤枉的

2020-05-23 首页

天津港終於發聲了。

“天津港集團是被冤枉的。”8月19日,被媒體呼喚多日卻姍姍來遲的天津港總裁鄭慶躍在出席“8·12濱海爆炸事故新聞發布會”時甫一露麵,就迫不及待地對在場媒體“澄清”。

此一時彼一時,在完成體製改革脫離了行政[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職能的11年後,天津港集團[已經 的拚音:yǐ jing]不能和此前的天津港務局同日而語。[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在體製改革的多重交接棒中,職能落後於權力,監管落後於審批,改革中遺失的環節,究竟由誰來補齊,始終沒有答案。

天津港躺槍?

“天津港是個[區域 的拚音:qū yù]的概念,本次[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爆炸事故的瑞海國際物流公司是一家民營[企業 的拚音:qǐ yè],坐落在天津港區域範圍內。天津港集團公司也是坐落在同一區域範圍內的從事港口裝卸[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的國有企業,[我們 的拚音:wǒ men]是坐落在同一區域的沒有隸屬關係的兩家企業。”鄭慶躍說。

“瑞海國際使用的土地是向天津港租用的,相互關係類似於房東和房客■历史国际平台■。天津港是房東,家裏有多餘的房子租給了瑞海國際,至於這位‘房客’做的是不是違法的生意,天津港是沒有權利[知道 的英 文:knew]的,他的企業資質沒有[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天津港就沒有把人家轟走的理由。”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天津港集團員工介紹。

據了解,港口的體製改革在海運行業已經開展很久■历史双创■。2004年6月,當時的天津港港務局整體轉製[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集團公司,正是這場改革中的一個[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標誌。自那時起,天津港港務局便已經不再具備原天津港務局行政管理職能,這部分行政管理職能現在歸屬於天津市交通委。而改製後的天津港集團公司成為了一家天津市市屬國有企業,其人事任免由天津市[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

上述天津港集團員工[告訴 的拚音:gào su]《華夏時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瑞海國際很早就已經在天津港港區內從事集裝箱運輸的業務,“他們的路子很廣,有很多企業專門找他們做。”該天津港集團員工說,“在他們申請下來危險品倉庫資質之後,我們這邊有人提出來過,這個倉庫不適合做危險品,離地鐵站和居民樓都太近了,我們私底下也[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過是不是要上報一下。”但他[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從現在的結果來看,當時確實沒引起足夠的重視。

魔鬼藏在細節中。

《華夏時報》記者從瑞海國際員工張寶炎處證實,瑞海國際對化工品的管理並不嚴謹。張寶炎是瑞海國際的搬運工,每天負責把貨物在倉庫與集裝箱之間搬運。而[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帽是瑞海國際發放給他們的[唯一 的英 文:sole]的防護裝備。[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每天在一線接觸危險化學品的員工,在上崗前沒有任何關於防護措施的[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對[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有的危險茫然不知。

港區壁壘

問題裝滿了口袋,答案卻撲朔迷離。

事實上,“8·12濱海爆炸事故”發生後,瑞海國際取得的安全評估、環境評估兩份報告,均引發了大量質疑。然而,截至2015年8月19日下午舉行的第十場新聞發布會,負責事故處理的天津市有關方麵,依然沒有給出安評、環評的結論性答案。

但追問總會有成果。在第十次新聞發布會上,天津市代書記黃興國麵對《華夏時報》記者提出的“現在究竟是誰在監管港口的安評、環評”質疑時表示:“港口的倉儲裝運由港口的主管部門發證監管,關於1000米這個問題,國務院調查組會給一個認真的答複。”

黃興國所指的“港口的主管部門”為天津市交通運輸委員會。在天津交委的官方網站上,[可以 的拚音: kě yǐ]查詢到“[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港口危險貨物作業場所許可”、“港口設施建設項目竣工驗收”等行政許可事項的申請表格,這表明相關行政許可應當在交通委辦理。

針對安評報告明顯不符合標準卻能順利獲得通過一事,《華夏時報》記者致電天津市交通委,[希望 的英 文:hope]了解安評、環評報告在港口管理中具體通過哪些[流程 的英 文:process]審批,但天津市交通委一位[工作 的英 文:work]人員表示,目前天津市各部門均已得到“封口令”,與爆炸事故有關的一切消息,均由天津市委宣傳部組織的發布會統一發布,各部門不得擅自[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媒體采訪。

但由港區壁壘引發的悲劇不止於此,從事集裝箱液體運輸的業內人士張思恒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在她看來,消防官兵的傷亡[或許 的英 文:stiII]與港區的信息壁壘有關。

“2004年,國家出台了一部《[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人民共和國港口法》,裏麵有一條明文規定要求危險品運輸必須向港口行政管理部門報備,當時設定[這樣 的英 文:then]的條款就是希望一旦發生事故,消防官兵可以第一時間查詢到裏麵是什麽貨物,采取[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的撲救措施。但現在港口消防屬於天津港集團,他們歸了地方,而這些信息卻歸了交通委,信息不能第一時間傳到消防人員手裏,他們現場去勘察就要費[很大 的拚音:的JJ]的力氣。”張思恒表示,是在港口改製的過程中,[[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了這些信息、管理上的壁壘。

港口改革之殤

改革早已前行,但職能卻總是掉隊。

據張思恒介紹,我國的港口改革始於21世紀初。“天津港企事業剝離是當時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但是 的英 文:But]這種剝離裏麵牽扯很多的問題,像人員安置問題、行政職能問題等等。港口消防按理說[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隨著 的拚音:suí zhe]政府職能歸到港口管理的職能部門,但是因為職能部門沒有多餘的開支,就把消防留給了港口企業,讓企業養活他們。這就形成了一個畸形的狀態,實施救援歸港口公司管,消防承擔的管理職能卻被帶走了,兩邊都不健全。”張思恒說。

事實上,在相關部門的管理職能方麵,同樣存在改革不完整的痕跡。

2012年5月,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通過《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規定取得港口經營許可證的港口經營人,在港區內從事危險化學品倉儲經營,不需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這是楊棟梁就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後簽署的第一份法規。在楊棟梁被調查後,該法規被質疑是為天津港項目開綠燈。

一位要求匿名的公務人員告訴《華夏時報》記者,這實際上隻是理順管理程序的一個調整而已。“當時的放權隻是為了配合這種管理上的調整,為了迎合大部製改革,把[所有 的英 文:all]港口方麵的管理都交給交通運輸部。”

資料顯示,交通運輸部於2012年末出台了《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接管了安監總局釋放的監管職能。

“這種調整的初衷肯定是好的,但是交通係統建設一支專業的安全審查隊伍是需要時間的。[而且 的拚音:ér qiě]他們在2014年末的簡政放權浪潮裏,把這個權限又給了地方的交通主管部門,未來的安全監督工作可能會更令人[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上述公務人員表示,“如果政府部門不能在技術上把關,就必須由安評機構負起這個責任,但是僅從這次天津港爆炸事故來看,安評機構恐怕難辭其咎。”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楊棟梁被查是“頭七之祭”嗎

這是給死難者家屬、給天津人民的一個應有的負責任的交代,也是給全國人民、給[曆史 的拚音:lì shǐ]一個應有的負責任的態[度 的拚音: dù]。每個生產安全的危險區域,背後都有權力在玩著危險的遊戲。抓安全生產的要脈,首先要抓住權力這個事關人命的命脈。

落實帶薪休假真得領導帶頭耍

落實帶薪休假,不是說說而已,更不是說了就中。領導不帶頭,下屬和工作人員豈敢“僭越”;機關事業單位都不“倒逼”,那些暫時或者聲稱暫時還不具備落實帶薪休假條件的用工單位,又猴年馬月才動得了真格。萬事開頭難,總得找個突破口吧。

自由[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堡壘[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撐不住了?

香港經濟60年代中期[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起飛,70年代[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持續增長的局麵,港英政府以此為傲,便將“自由放任”視為香港經濟賴以[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的基石,不肯輕易改換思路。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懷抱,但港英政府的幽靈——“積極不幹預”遲遲不肯散去。

不能再無視野生野長的孩子了

像畢節等地那些夭折的兒童,還隻是個體[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的悲涼,他們所觸動的也隻是[人們 的拚音:rén men]的同情心。但在惡劣環境下成長的青少年,當他們走向社會時所形成的[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就[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僅是個體的了。他們將會直接來到我們的中間,用他們的早期教養和習性,直接投射和反饋在我們的身邊或身上。


本文由◆历史工程造价◆发布;
返回顶部
最新历史
网站地图